| 网站首页 | 业界新闻 | 当代艺术 | 艺展当代 | 80面孔展览 | 当代艺术家 | 抽象艺术 | 在线发稿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当代艺术联盟 >> 艺展当代 >> “重识历史”——大型艺术理论研讨£作品展 >> 艺术进行时 >> 正文     
没有任何子栏目 今天是:
“70、80后”作品和国外区分不大了
“70、80后”作品和国外区分不大了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7-20 12:16:17  
        ★★★ 【字体:

发起人∶马一鹰
参与讨论∶彭朝、陈章树、sxxalqw、王相懿、漱墨春秋、林飞、美国周光真、陈敏五、nongshizhai、王强dayuu、贵州福海、尹真、龙汇安、高高举起、赵维魁、王春元等。

口述∶陈丹青,记录∶木子

民生现代美术馆正在展出“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历程绘画篇”。
 
百余件展品分别代表了美术史上几个重要的时期∶展品中有上世纪80年代初期写实派陈丹青的《西藏组画》,罗中立早期力作《苍天》和周春芽的《藏族新一代》,同时期新古典主义靳尚谊的《青年女歌手像》和杨飞云的《十九岁》等也列入其中;80年代中期,则选择了孟禄丁、张群的《在新时代――亚当夏娃的启示》,张晓刚的《大山的女儿》、舒群的《绝对原则1号》等,还有余友涵、李山、丁乙、王川等抽象艺术家的早期代表作;90年代后的作品主要有描绘知识分子精神状态的《敏感者》、岳敏君的《公主》、中国女性主义的代表作喻红的《艳阳天》等;2000年以来的代表作品是周春芽的《太湖石》和刘小东《三峡大移民》以及一批70后、80后当代艺术新贵的成名作。
 
陈丹青来到该馆∶“从我们这代人到1990年代末,都是很土的中国当代艺术,我刚才看了一下70后艺术家的作品,是我此前没有看到过的,看后除了认同还很得意。和我在国外看到的区分不是很大了,说明我们国际性的步伐非常快。”
  
三个30年是一个因果关系
  
这次民生美术馆的“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历程”展览里一小部分我是熟悉的,就是我和我的同代人的画,还有一部分作品,我见过印刷品,第一次见到原作,很开眼界。我才知道,原来像我们这拨人画的也可以算是当代艺术,也算进去了,很受宠。我很少有机会在当代艺术的场合来说话。我比较“识相”,觉得我们这些人都是“老混蛋”,稍微站远一点,让年轻人玩。
  
对于艺术,我们大致可以分成三个30年∶1919到1949;1949到1979;1979到2009。
 
徐悲鸿是第一个到法国把完整的美术学院教课体系带进中国的人,今天这个体系还在影响我们。
 
民国末年他的学生当中有一位是俞云阶,俞云阶在他开里吃了“开口奶”,之后学了马克西诺夫。后来这“两口奶”就教给陈逸飞那代人,陈逸飞那代人影响了我这代人,我这代人据说后来影响了60年代出生的画家。
  
马克西诺夫,这个绘画系统对我有影响,甚至今天在座的同学,只要考过艺术学院都有影响,就是石膏像,就是素描。你不通过这个,无法考上,这就是苏联系统,欧洲系统不是这样的。
 
去苏联玩,蔡国强不知道怎么找到他的门上,他高兴坏了,中国人还记得我。马克西诺夫是一个标志人物。
  
1989年办了一个展览,叫全国人体大展,中央美院为首,收集了中国很多的人体画,主要是女人体。中国美术馆门口排长队,比任何展览排队都长,门票一块钱,当时一块钱很贵。纽约时代周刊就评论,这是全世界美术史上没有过的例子。后来为了应对某个女性团体的控告,还开了解释会。
  
中国当代艺术30年和经济的关系非常紧密。我们年轻的时候从来没有卖画这件事。所有解放后的艺术家,都有单位养,衣食住行给你包了。
 
艺术赞助史分四个阶段,一个是坟墓阶段,一个是公平阶段,一个是宗教阶段,一个是画廊阶段,标志着艺术从帝王时期到资本时期的变化。
 
在中国当代艺术30年前,我们国家把艺术家全部“包”了。我正好经历过这个时代。
  
在中国当代艺术30年里,艺术家都要自己混。遗患是什么?我们没有见到哪个国家的艺术家对钱、对卖价这么敏感,全世界更没有见过像中国现在的艺术市场一样,这有点像中国的楼市,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怎么会卖得这么快,这么高,几十倍成百倍的翻价钱。
  
过去30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很难说清楚,不过在文化艺术上,我所经历过的30年应该是最好的时期,而且将来还会更好。
 
当代艺术将朝着一个更成熟的方向走下去。我们这代人,一直到差不多90年代末,是很土的中国当代艺术。
 
我通过民生现代美术馆的这个展览发现70后、80后这两代人,和英国、德国、比利时、荷兰、美国同期的现代艺术,第一眼看上去,区分不是很大了。在表象上,我们已经和国外扯平了。不过国内当代艺术推广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要可以和公众做到真正的互动,还要有一个漫长的过程。
 
读者点评∶
 
彭朝 ∶
国内当代艺术推广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要可以和公众做到真正的互动,还要有一个漫长的过程。
非常有道理啊~~~~~~~~~~~~~!!!
 
陈章树 ∶
学习。
 
马一鹰 ∶
其实我现在也很看重“和公众的互动”,现在正努力地尝试一种学术理论白话文、娱乐化、网络化。。。。。。
最近网络上有一篇文章叫∶警惕“明星博士”将学术娱乐化,我觉得这种“警惕”大可不必。。。。。。
把一些迂腐、枯燥、乏味、冗长、拗口、晦涩、难懂但是还有一定学术价值的理论文章白话文、娱乐化、网络化,可以让更多的人学习、研究、探讨,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sxxalqw ∶
这是我看到的陈丹青最理智的一段口述,他说得很对。向陈丹青致敬!
 
王相懿 ∶
是的,中国的艺术推广真的是要走漫长的路,各方面的不健全导致了目前的无序状态,所以需要整理,而后重新上路。
 
漱墨春秋 ∶
马一鹰: 其实我现在也很看重“和公众的互动”,现在正努力地尝试一种学术理论白话文、娱乐化、网络化。。。。。。
最近网络上有一篇文章叫∶警惕“明星博士”将学术娱乐极是。
 
林飞 ∶
拜读。
 
美国周光真 ∶
艺术精英与国外不差上下,当代艺术的普及尚需努力。
 
陈敏五 ∶
支持。
 
nongshizhai ∶
把一些迂腐、枯燥、乏味、冗长、拗口、晦涩、难懂但是还有一定学术价值的理论文章白话文、娱乐化、网络化,可以让更多的人学习、研究、探讨,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好。。。。。。赞同!!!
 
彭朝 ∶
关键在于这种理论的本身,而不在乎形式。呵呵~~~~~~~~~问题在于如何的将这一系列的难懂的理论,如何行之有效普及化。现在还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在于,似乎当下之中国抽象艺术,在理论领域上缺乏我们本土的系统化的体系理论。有些人总是拿着西方抽象的一些观点不断地攻击中国的抽象艺术。小弟个人认为当下的迫切之举,一方面需要对公众进行抽象艺术的普及化宣传,另一方面则应当进一步的对我们的本土抽象艺术进行理论上的进一步的完善。应当是两条腿走路,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否则,在我们不断地进行这种普及宣传的时候,总是有人在不断地叫嚣着“抽象艺术的理论死亡”。这对于我们的普及宣传亦是极为不利的。我们是否亦应当开始从理论上对于这种所谓的耸人听闻的“死亡预言”进行理论领域的反击呢?
 
王强dayuu ∶
真的能扯平?未必吧?陈丹青也信口胡说啊。
 
贵州福海 ∶
冲着标题,只想说一句:我们一直处在模仿中,从精神到画面。
 
尹真 ∶
拜读。
 
龙汇安 ∶
除了认同还很得意,--就因为和陈丹青在国外看到的区分不是很大了,便说明我们国际性的步伐非常快:看来陈先生真不知道什么是中国制造啊。。。
 
高高举起 ∶
刚刚看了“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历程绘画篇”,就一个感觉很强烈——有进步。
 
赵维魁 ∶
"和国外区分不大了"
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马一鹰 ∶
维魁兄问得好!尖锐!从文章里面的意思领会好像是好事。。。
 
赵维魁 ∶
当然,我们现在的社会环境和以前比好多了,和西方的国家比还有距离吧。老师你说呢?
“国际性的步伐非常快”。
 
马一鹰 ∶
不知道哪一天会反过来说“70、80后”作品和中国区分不大了。。。
 
王春元 ∶
学习!支持!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零点·视觉设计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