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 网站首页 | 业界新闻 | 当代艺术 | 艺展当代 | 80面孔展览 | 当代艺术家 | 抽象艺术 | 在线发稿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当代艺术联盟 >> 艺展当代 >> “重识历史”——大型艺术理论研讨£作品展 >> 艺术过去时 >> 正文     
没有任何子栏目 今天是:
假如范宽老师有一天也画“春宫画”
假如范宽老师有一天也画“春宫画”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7-26 21:18:57  
        ★★★ 【字体:


以下内容基本来源于∶

http://blog.artron.net/space.php?uid=212618&do=blog&id=411129

“重识历史”——另类领悟鲁迅、吴冠中、陈丹青〔二篇日记汇总〕

 

发起人∶马一鹰

参与讨论∶耳东、彭朝、陈敏五、黃奕信、王樱璇、sxxalqw、宣和坊、tang_1947、文心斋主、桑建国、田涌、李镇安、kexingfa、世间一凡尘、skyblue3777、张河清、zyz19930703等。




耳东 ∶

从<藏组画>起,情感上一直关注陈丹青,但有点失望他没有很好地延继作为!!哪怕坚守阵地也行啊!!!

 

马一鹰 ∶

耳东兄说得好!我也一直这样认为。罗中立也犯了同样毛病,哪怕继续画几个母亲、康巴汉子等,继续延伸延伸,也足以让罗中立成为中国的达芬奇,一座丰碑!不至于象现在一样。。。。。。

因为所谓的超越、所谓的前卫其实具有很大的时代局限性,很难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人一辈子能固守一样自己擅长的绝活,把它演化到极致,让人叹为观止,也足以流芳百世了!范宽老师的固守绝活难道不是一座难以跨越的丰碑?!

 

耳东 ∶ 

一鹰你"点"的准,说明了!!

  对"他们俩"./我有发言权!!"/

   几十年了,,,,再没有了,,,!!!/

   从情感上讲,那怕"自己不能超越自己的时候,,再给几幅<藏组画>,再多给我们几个<爹>,也行的!!!,,,,,,气人啊!!!

 

马一鹰 ∶

我们设想一下∶假如范宽老师有一天突发奇想∶唉!怎么老觉得这样画下去不行啊,不行!要超越一下自己,前卫一下才行,得换个思路画,“春宫画”不错,既可以迎合市场又可以流芳百世,如果凭我的高超技艺将“春宫画”重新演绎,一定能让它步入一个更高的境界。哈哈哈。。。那真不知范宽老师在我们心中的地位是如何?

纯属开个玩笑,大家千万不要骂我。。。

 

彭朝 ∶ 

耳东兄好,或许老陈的放弃,从另外的角度,对于中国绘画的进步与革新亦有另外之所得也说不定。或许中国少了一个所谓的“油画宗师”,但却从此出现了一个为中国绘画之进步而摇旗呐喊之人。对于中国艺术之进步,亦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马一鹰 ∶

也是啊!要老陈既做“油画宗师”又做革命者,一是不可能,因为他做了“油画宗师”思想就难以进步了,再就是如果做了革命者,那油画也就很难达到宗师境界了。真难为了他!那老陈就姑且肯定一下吧。。。呵呵。。。

但是罗中立还是要批评一下的。哈哈哈。。。

 

彭朝 ∶ 

一鹰兄好,的确,如若真的能够“固守一样自己擅长的绝活,且将其演化至极致”确实是足以“流芳百世”。但更为关键性的问题,还是在于我们之前所提到的“演化到极致”的所谓“固守”。大都是正面的,积极地,带有标志性的进化之“固守”。如若单纯以“固守”且“极致”作为其“流芳”与否否的标准的话,那么兄台前文中所述之“主动去除母文化以进入另一强势文化而成为“殖民主义文化”;以丑为美,以否定、嘲弄、批判、拆毁我们自已建造起来的一切为快;无聊的搞怪、变态、裸露、吃屎、吃死婴、钻牛肚子”等等一系列的所谓之“艺术”,难道其也只要“固守其擅长之绝活,且将其演化到极致”就可以判定其足以“流芳百世”了吗?如若像兄前文所言之“无聊的搞怪、变态、裸露、吃屎、吃死婴、钻牛肚子”等一系列之所谓“艺术”,真的“固其守者”且“极而至之”。那又将是一种何等可怕之景象。

故耳东兄前文所述,“固其固者”“变其万变”,实质上依然还应当坚守某一“核心之理念”。必然有所为亦有所不为。不可为其不可为者固其而守。其变者亦应,以其万变之变,而抱守其心。心者不变,行将万变之变,则万变皆可。

其实前文中,萧也兄一直所提及之“回归精神”。其意绝非单纯之回归所谓的“意识”。萧也兄的“精神回归”,其实质,在于对传统审美意识理念的“再认识”。其本意在于超脱现存艺术形态之表象,而直接从其缘起之源头,来继续的将这种对于华夏之传统的所谓“延续”与“继承”批判性的延续与继承下去。重新的对于当下诸多所谓的“精神产物”进行最为本源性的“审视”。并以此“以正其心”,而后“变其万变以变之”“固其守者而守之”。正本清源,以续正统!

 

马一鹰 ∶

彭朝兄,您好!我所说的“固守一样自己擅长的绝活,且将其演化至极致”其实是指有些人〔象罗中立这样的〕,他的能力只适合画“父亲”这样的东西,很震撼也很美,相反后来画的那些很丑,那么他就应该“固守一样自己擅长的绝活,且将其演化至极致”,否则创新一些后来不可理喻的东西只会让人耻笑。。。正确认识自己的能力很重要,也需要智慧。

至于那些“以丑为美,以否定、嘲弄、批判、拆毁我们自已建造起来的一切为快;无聊的搞怪、变态、裸露、吃屎、吃死婴、钻牛肚子”等等一系列的所谓之“艺术”,当然还是不要“固守”的好。哈哈哈。。。

其实个人认为象罗中立“父亲”这样的东西,如果能“将其演化至极致,再上一个台阶”,还是很不错的!也值得高扬,是应该存在于世间的一种绝品、孤品、高品。。。它至少在那一个特殊的时代还是起了很积极的作用,感染、打动了很多人。例如达芬奇、范宽老师的作品〔当然不要和罗中立的作品相提并论,罗中立的作品也无法和达芬奇、范宽老师的作品相提并论〕。

我所说的和萧也兄一直所提及之“回归精神”并不矛盾,二者对立统一,共同存在于世间,感动于世间!

 

彭朝 ∶

正是,正是。兄之所言正是在下所想,即小弟所言之有所为亦有所不为。而萧也兄的“精神之回归”,可能更多的,在于这种“回归”之后对于现时以及当下所谓“传统“的重新审视。只有首先“回归本源”,而后才可知其何者当为。也即是兄所言之“有选择的继承与延续”。呵呵~!

 

马一鹰 ∶

这也正是我们真正意义上所希望看到、出现的繁荣局面∶“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彭朝 ∶

与兄携手,共同精进之!

 

马一鹰 ∶

甚慰!甚慰!!!!!甚喜!甚喜!!!!!!!!!

 

彭朝 ∶ 

要是范宽先生真的将“房中之图”重新演绎的话,估计又要创造出中国绘画历史上的另一座丰碑了。哈哈哈。。。

 

马一鹰 ∶

那也未必,说不定是第二个罗中立。。。

 

陈敏五 ∶

我得好好琢磨琢磨范老师的春宫图想象中。。。

 

黃奕信 ∶

哪天弄張試試。。。

 

王樱璇 ∶

春宫图难道就上不得台面么?春居图是山的春天,春宫图是人的春天,为什么要岐视人的春天。。。。。。?

 

马一鹰 ∶

春宫图是人间春色,不会有人岐视人间春色的。只是范宽老师去画春宫图,世人难免接受不了。。。

 

王樱璇 ∶

呵呵,那是,要是那样早就被埋没了。。。。。。

 

陈敏五 ∶

错,春宫图恰恰是当年台面上的士大夫玩的现在的士大夫们还是玩儿。就是制度原因挂出了羊头。

 

王樱璇 ∶

大夫们倒是可以上台面,可画不能拿到台面上呀,只能私下把玩。。。

 

马一鹰 ∶

我想也是。。。赞!

 

彭朝 ∶

关键的问题在于,中国人对于所谓的“春宫图”的普遍观念,大多都是收藏,把玩。问题是总是有这么一个所谓的“台面”的问题。这多少有点既要那什么又要那什么的倾向。这个词儿我还是不说了。反过来说,这种客观绘画表现的出现,也必然存在一定的客观精神表现的需求的存在,其才可能由古发展至今。且如此之光大。

至于范宽老师嘛,还是算了吧。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恐怕多少就有那么一点儿“晚节不保”的意思了。这“晚节”嘛.........我看还是保着点儿比较好。

 

马一鹰 ∶

这种“客观精神表现的需求的存在”就象“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饿了就要吃饭,困了就要睡觉”。。。。。。

假如范宽老师有一天也画“春宫画”,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不过以范宽老师的境界、品味是断不可能画“春宫画”的。。。。。。

 

sxxalqw ∶

假如范宽老师有一天也画“春宫画”----画就画把,没什么大不了的,那时又不扫黄。

 

马一鹰 ∶

那时哪里不扫黄?!扫黄厉害着呢。。。全方位、全身心的扫黄。。。

 

宣和坊 ∶

大师级的春宫图不少,鲜有署名者。

 

马一鹰 ∶

例如李渔大师的《肉蒲团》,对吧?。。。

 

宣和坊 ∶

据考证,“春宫图”始于南宋而盛于明。温饱思欲嘛!

 

马一鹰 ∶

哈哈。。。您这一招几百年前我就防过了!就等您来。。。

春宫画的起源,一般都认为始于西汉景帝子惠王刘越的后裔刘海阳(公元前64至公元前50年在位),在他世袭的封邑广川郡(今河北省枣强县东)的宫室中绘男女性爱画于屋上。

您想我可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呢?!哈哈。。。谢谢!敬礼!握手!

 

宣和坊 ∶

那母系社会的岩画怎么解释?我们所说的香艳的绘画,那是需要各行业发展到一定水平后产生的结果。

 

马一鹰 ∶

您厉害!!!!说得对!!!!甘拜下风。。。。。。

 

宣和坊 ∶

汉代的绘画,也就现代版画水平。再说了,您见过吗?

 

马一鹰 ∶

暂时还没有看到过。。。我找找看。。。

中国最早的春宫画可以追溯到先秦墓葬,汉砖也有着大量表现。有关史料记载,这种“压箱底儿”的东西最初为了进行性教育而设。

 

马一鹰 ∶

自明代下半时期以后,春宫画特别流行,有"江南第一风流才子"之称的唐伯虎就是这方面的名画家。关于唐伯虎的春宫画,后世有不少记录。

现在上传一幅【E缘古玩】汉代袖珍青铜镜34 春宫图,请老兄鉴定。。。





【E缘古玩】汉代袖珍青铜镜34 春宫图


宣和坊 ∶

先秦墓葬,汉砖等我们看了只有敬仰的份儿,基本没有“色、香、欲”的感官刺激!

 

马一鹰 ∶

在那个年代或许可以呢?!

 

黃奕信 ∶

我七十年代見過一套明的春宮圖冊頁,畫的甚為精美。。。當時要價太高,沒要。

我相冊有一套清晚期春宮小杯。http://blog.artron.net/space.php?uid=168598&do=album&id=273329

 

宣和坊 ∶

汉代袖珍青铜镜34 春宫图---我看了。谢谢您的实物!

1、定位汉很可疑。

2、此物做工粗糙,是否真迹?或可赝品!

 

马一鹰 ∶

看来宣和坊兄学风严谨!有探求精神。。。佩服。。。

 

tang_1947 ∶

加技术二字为“春宫技术图”不就成了科技书吗,于是不就可以卖狗肉了嘛。

 

文心斋主 ∶

范宽老师画男女性爱画。

 

桑建国 ∶

深刻而睿智的对话!直接触及当代中国美术的发展大问题。揭示了部分画家缺乏历史的深远目光,过于急功近利了,结果欲速则不达。好文章!

 

田涌 ∶

假如范宽老师有一天也画“春宫画”,那一定是天翻地覆慨而慷。

 

李镇安 ∶

好厉害的文章,这对话可见研究之深厚,真是长见识了  触及古今中外之男女,男女‘性’发育之时,难免每个人心中或多或少都会有“那”蓝图,上到帝王下到平民(废话)。关于“那事”是制度的事,“禁封”与“开放”的尺度是国体有异,管好了,人类(确切的说是自己的祖国)将会又好又快的发展,那才是大事。“回归”到个体不过是善画者画,善说者说,善写者写,善为者为,善藏者藏,陈、罗、范、达......性发育应该正常吧,画过那"春宫画"纯属善画者正常行为.“变其万变以变之”“固其守者而守之”善写者也.多看博主文章收益.

 

马一鹰 ∶

对镇安兄尚不太了解,但拜读以上小段文字能感觉到老兄是一位善画者,善说者,善写者〔至少〕。。。是否善为、善藏尚需进一步考证。。。谢谢鼓励、支持!敬礼!握手。。。

 

kexingfa ∶

历史没有假如。。。。。

 

马一鹰 ∶

历史没有假如,但是今天/今天的以后可以有假如,我们/他们/她们可以警醒。您说呢?感谢支持!敬礼!。。。。。。

 

kexingfa ∶

一切均为本性使然,无法预测,也无法改变。。。。。。

多元社会,百态人生,见仁见智,莫衷一是。

学习,交流,求教!

 

马一鹰 ∶

说得好!学习,致敬!

 

kexingfa ∶

前车之鉴,弥足珍贵,谢谢道友!

 

马一鹰 ∶

其实我们再“鉴”也“鉴”不出一个名堂的。哈哈。。。罗中立再差也是罗中立,一般人是比较难超越的,寄希望于后人吧,让他们来“鉴”吧。您说呢?道友。。。

不过我们说说还是可以的。。。有这个权利。。。

 

kexingfa ∶

那当然,网络交流,多多益善,益善!

 

耳东 ∶

"历史是有假如"的,

   我们不能因为有了这一种"假如",又放弃另一种事实存在的"假如".这是"主观的,片面的"认识,,

  例如:说/范宽,"假如范宽老师有一天也画“春宫画”".从史学上讲,"这是不可能的".但从人类自身发展进程去说"范宽老师/"说"/“春宫画"是可能的.

  因为,"情爱"作为人类共有的行为,而"缺少情爱的人"是不可想象的.

  就画"春宫图"可能.

  自古来,因人为的"我们"自身行为,过重地将"情爱"的主要情爱现象物化成另一面,而成为物化"载体美"和重"授示"情爱行为感受,才使得"春宫图"与"猥亵"取系,才被人"表面仇视"./如再加诗词艳赋一类优美华文/就更显得其"过滥无稗益"处,视为"伤风败俗"的事实.

  但,既便这样,历史上,也从末因其存在而否定从另一面认可的存在.

  例如:以"山"为例,

  人,对山"外",有借耳之娱,也对山"内"有执养"仁.智"之情.在净化人格.在培养情操与"比德"之际,也不失用"美人"或"丈夫"拟意描写.以求达情.达意间求形式美.艺术美.气质美,没有忘记在山水间,筑起"娇娆与素淡"的和谐美.

    引1."水光滟渝晴之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昔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诗.

    引2,"吾胸中已有,大约太和山一美丈夫也..../文.

    引3,"我辈知名山,如看美人.颦笑不同体,修约不同形,坐卧徒绮不同境"...等/文

   以上举得,

   均见在"华美人"喻之,现"千娇百媚与人言妍殊"余.尽体"妍.古.亲.巧仁.幽邃"之美含意中.足见"文人墨客"执生活,自然,风俗风情等为依托,造就了许多文句.文字精典.

  我们,既要看见苏东坡有"赤壁"怀古豪壮时.

  也应看到坡翁"夜宿燕子楼,梦聁聁"之托言,他从红粉情处着笔,只用"梦云惊断"点染.便有一笔宕开人生思考之感慨...

是为;

"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异时对黄楼夜景,"为余浩叹!

   正如以"他"为鉴;

  "人,应尺幅意蕴含,谓叹,沉挚之思,玩萦不尽自人生"...真鉴!

   今"鉴",

   以鉴"假如范宽老师有一天也画“春宫画”之"历史假设"是有可能的.

   如再以"一鹰/文意"指.与当代为"鉴",

   那么"假如范宽老师有一天也画“春宫画”,居"天上人间"十年.就更应有可能. 

   如果不是这样"!!,

   那么"假如范宽老师有一天也画“春宫画”,就有缺陷,不宜时代背景了!

并付"给一鹰画像"/文/欣读!,求指正余,也正这才是"不可能地"!!

<水果,第五天>

  整整一夜,一鹰还是无法入睡.

  第二天早上,一鹰又比同伴彭朝起的早,还像往常一样独自走到低低的,又高出地面的阳台.

  当一鹰看到阳台边还放着白酒瓶,盘上几个残剩的果皮和草莓,嘴里喃唸了几句,顺手拿起一个草莓放到嘴里,说:"人有梦,就是好"!

  当同伴彭朝睁开眼睛的时候,一鹰已经披上雨衣走出房门了..

  "怎么样?",早早己在展厅里的曾群策问道;

   "今天雨好大,恐怕又没机会了",曾群策接着又说;

   "没事","我断定.今个儿准保能见到她","昨晚我梦见她来了...",一鹰自信地答到.

  ;"你冷吗?,"要不把空调关了!" 站在一旁的曾群策见一鹰上下衣湿又略有抖动的寒意,便关心地问道;

   "没事",一鹰顺视看了看自己,拍了拍了自己身上几处湿地,答到;

  "今天最好能见到她.不然,下午收展可...",曾群策话音末落;

   一鹰猛地侧头瞪了曾群策一眼,抖了抖自己的身子.没说什么.很自信的样子,头又放回到原来,还是这个位置,还是"这两手上前一合的姿态",两眼神木木地,盯耵地注视着对面的窗口,,,

  "桌上水果.己经放有五天了,要不上街去买新的,好等大伙来了一起吃?,"曾群策问到;

   一鹰没答话.仍就注视着那半开的窗口,生怕失漏一点疏忽....,

   站一旁的曾群策见此情形,也就不敢再言语什么了.

   其实,今天,曾群策早已经和博友们计划好"联手"解救一鹰的办法..

  也或许是太了解一鹰做事习惯,或不忍见一鹰折磨样了,黄奕信来时,没有走过去理会一鹰.

  紧接着,温度,彭朝也来了,

  不一会,张羿、陈敏五、苏胜前、王相懿、nongshizhai、龙汇安、hornberg、杨东平、李佳凝油画、shan-arts、侯海华、阿堤斯德、锡安山人、赵修、周小弟水彩画、王门走卒、永远自由的心、诗性江南、湖边的树、鲍成福、顾曲爱故纸、童柯敏、刘晓林、孙新华、刘天元、洪垒、zzbbbbbbbb、aming、huangfei、李成芝、蓝萍、台湾小玉、lxchun888、冷梅幽兰、coralhou、颜伶、丁飞、马洪文、多啦A梦的小丸子、李福林、huyaoliang1952、李清江、yishixuan、luoyueheng、刘庸之、SZL19870625、地平河西、曾群策、sxxalqw、贵州福海、陈靖、文心斋主、灵川、王培富、李垒、蔺高管、徐文娟、北京墨海堂画廊、黄huang、李少清、王新福、腾飞的烟尘等也都来了,

  但谁都没有去理会一鹰,而是各自地坐在放有水果的桌旁,各自地吃了起来,,!

  因为,博友们都知道,就一鹰这点事,已经是有过好几回了,每次都是"这么两手往前一合站着,眼神直直的看着对面的,人家的窗口..."!

   此时,曾群策心理更明白,博友们的到来,将是要对一鹰进行一次重大的艺术行动,

  那就是博友们决心,不管死活也要让一鹰去看一回心理医生,如果不是这样,每次都让一鹰这样的"两手往前一合,死活一个位置不变,"那大伙也跟着,那还不玩完!

   "这回就算我先倒霉,赶上了".曾群策此时心理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说到曾群策的这两张好画,自打一开始,就给一鹰的"抽象"行为给闹得,就没法让观众好好地看过,卖就更别想了!,出入的观众整天就看"他"了...曾群策的心理每次只要一想到这,牙根就阵阵痛,气就不打一处出...!

  "算了,算了".曾群策心理又觉得,"雨天的,一鹰老远的能坚持来,每次都能和我一起守到最后关门,反过来也算是难请的"上好帮手"...".

  "这么上好的名人社工,那找去...",曾群策想到这,这心理反倒乐了起来...

   对博友们的这次自由联盟,曾群策还听到了.此次"艺术行动"中,将有很多"博友"也想与一鹰约定好,在他们的画展活动时,也要一鹰一定要去.因为一鹰的站式很有形,,很酷,也很木..他们很爱!

   想到这,曾群策心里又一次哈哈地乐!!

    窗外,雨又下了起来....!

   良久,曾群策侧过头瞄了一鹰一眼,心理猜想着,"看这姿势,一鹰这时又有梦了"!!

        看图"小人书"/即兴随笔!!

 

kexingfa ∶

有假如,这人就不是范宽了。

 

耳东 ∶

"同意"但也不是,,,

因为,就一幅画,历史就给他定为"神",而且是"嗜酒","落魄不拘世故"的放达的"神",

我看,末必高兴,,,!

今天,尔等用"假如",还他于"人"原形,我看也末必不高兴!!,

那么,就给他"人.神合一"吧!!

 

kexingfa ∶

当然可以戏说。。。。。

 

耳东 ∶

"话"说/好!!/你戏说也行!反正又不是范宽画的...!

 

世间一凡尘 ∶

这是人生必不可少的东西,只是我们老祖宗传下可以做不可以说罢了。

 

skyblue3777 ∶

在画家的“变”之中,一直都很欣赏罗中立的“变”。从没有脱离他钟爱的巴山人,变得更宽泛。

 

张河清 ∶

春光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zyz19930703 ∶

北京图书馆,北大都藏了不少,不让看,怕人民受不了。

 

彭朝 ∶

所以最终,所谓的“春宫之趣”也必然还是会继续的延续发展下去的。呵呵~~~~!关键的问题是,范宽老师代表的是一种正统的“权威”。往往在特定的环境之下,其言行已经不再仅仅的代表某种单纯的个人意识。而上升为某种“普适性的”主导旗帜。那么也就是说,其始终要为自己的所谓“姿态”而保持某种必须的文化底线。这种所谓的“文化的底线”,是断然不可随意突破的。如若不慎,就像一鹰兄所言“后果不堪设想”。这也正是“学术姿态”的某种必然。并非不可为之,而是此时与其断不可为。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零点·视觉设计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