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业界新闻 | 当代艺术 | 艺展当代 | 80面孔展览 | 当代艺术家 | 抽象艺术 | 在线发稿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当代艺术联盟 >> 艺展当代 >> “重识历史”——大型艺术理论研讨£作品展 >> 文化漫谈 >> 正文     
没有任何子栏目 今天是:
哪一种“游戏”是今天的中国人发明的?
哪一种“游戏”是今天的中国人发明的?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7-26 21:42:16  
        ★★★ 【字体:


 


以下内容来源于∶

http://blog.artron.net/space.php?uid=212618&do=blog&id=413256

“重识历史”——朱光潜、钱锺书二老可以拔手枪,我们能吗?〔悄悄地问一句〕




发起人∶马一鹰

参与讨论∶彭朝、张齐民、沈原一、陈敏五、曹光利、黃奕信、老赵、陈章树、luoyueheng、裕福成、老纳、耳东、宣和坊、王培富、colorful、huyaoliang1952、孙洪伟、huangfei、韩鸣、zzbbbbbbbb、洪序光、马洪文、coralhou、文心斋主、王国宪、李克、刘庸之、~谷鸣山~、zhangping001、vvvv2等。


观点∶学者不但必须为自己的观点提供证明担负责任,还必须接受不同意见的诘难。


今天看了韩东先生的《游戏与发明》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e548220100gof8.html ,很有感触,联想起最近几天一直探讨的“朱光潜、钱锺书二老拔枪”,真是“旧疮未合,新伤又至”……

 

我先把韩东《游戏与发明》中的精彩内容呈现给大家∶

 

一、如果我们将当今世界范围所流行的一切,无论政治、经济、文化、科技、世俗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看成某种游戏,你将发现,没有一种游戏是今天的中国人发明的。

 

二、从现代政治到市场经济,从航天技术到足球比赛,从奥运会到互联网,电视、电影、电话、飞机、地铁、汽车、高速公路、可口可乐、西服皮鞋、信用卡、摇滚乐、保险套……没有一样起源于中国。

 

三、中国人的发明似乎完全集中在古代,例如著名的四大发明。所有相对世界而言的属中国的符号好像也和今天无关,例如孔子、长城、故宫、大熊猫、武侠……

 

四、承认某种前提性的缺憾可使我们变得谨慎,也更加聪明,有劲也才可以不往一个地方使。

 

五、比较是立体的,不仅要比数量、规模、实力,更重要的还得比质量、方式、方向,原创性的发明永远是最重要的。

 

六、无论哪个时段的文明都是以创造性的开拓为其标志的,当今的全球化亦然。

 

七、中国人不应该满足于做一个跟进者、赶超者、状元或冠军,更高的追求是做开创者、设计者,制定规则并率先而行。应该像古代中国人那样具有虽败犹荣的资本和骄傲〔如果真的比不过人家〕,而不可以有得理不饶人的傲慢——那是根本的粗鄙。

 

然后再彻底地批判“朱光潜、钱锺书二老拔枪”∶

 

第一部分∶

“德国文化部长戈培尔说过∶谁要跟我谈传统文化我就拔出手枪.

朱光潜说过∶谁要和我谈中西方文化对比,我就去找把手枪拔出来。

钱锺书忿忿然起来∶有些人连中文、西文都不懂,谈得上什么比较?戈培尔说过,有人和我谈文化,我就拔出手枪来。现在要是有人和我谈中西文化比较,如果我有手枪的话,我也一定要拔出来!”

 

在这里的钱老至少犯了六个错误∶

一、太目中无人,态度粗暴〔既不得理又不饶人的傲慢——是根本的粗鄙∶韩东语〕。


二、世间本无终极标准、终极对错、终极权威、终极真理。


三、“比较”“中西文化”是每个人的权利,如果通过“比较”“中西文化”来思考中国文化的发展问题,难能可贵,值得推崇。“比较是立体的,不仅要比数量、规模、实力,更重要的还得比质量、方式、方向”〔韩东语〕。


四、只有“比较”才有“进步”,没有“比较”怎么可能发现“当今世界范围所流行的一切游戏没有一种是今天的中国人发明的”〔韩东语〕?那样还会继续在“四大发明”的虚梦王国酣然美睡……那样又会倒退到“乾隆时代”……

 

五、长江后浪推前浪,就算钱老的著作多么地光芒万丈、完美至极、无可挑剔,也很难设想后人是否愿意继续热爱、是否愿意传承、是否永远认可。

 

六、如何判断“有些人连中文、西文都不懂,谈得上什么比较”?是不是需要每一个人都和钱老一样高的水平才有资格去“比较”“中西文化”?钱老年轻的时候其实也是靠学习、比较了很多洋文化,学识才慢慢渊博起来的,只是到老就忘了。

 

第二部分∶

引用彭朝先生的部分言论∶

一、关于所谓的文化的问题,最终还是需要依靠“文化”自身的革新与改良来实现其本质的进化。

 

二、所谓的“强权”,作为一种姿态可以,但是如果说将这种所谓的“文化的强权”真的应用于文化本身的时候,估计中国就真的又会恢复到马一鹰先生在《中国的彻底衰落始于乾隆》 http://blog.artron.net/space.php?uid=212618&do=blog&id=325477 一文中所提到的那种强权之下的状态。

 

三、其结果,也必然会导致中国再次的出现这种所谓的“逐步的系统化的整体性全面倒退。”衰落自然也就在所难免。

 

四、那么也就是说,这些所谓的“强权”,做做姿态可以,枪可以拔出来,但是千万不要将其真的应用于文化的杀戮。否则,这种所谓的“文化的杀戮”一旦嗜血成性,其结果必然是万劫不复的惊世之浩劫。如若众人真的你一枪我一炮,将其应用于文化的杀戮,灭绝。到那时,估计中国所谓的文化也就真的剩不下什么了。

 

沈原一 ∶

学习!

 

陈敏五 ∶

支持!

 

曹光利 ∶

文化的恒定性是社会稳定的基石,文化的先进性是前瞻与吸收,文化的差异性,是人文本体及自然现实差异的结果。文化的批判性是历史赋予文化的责任,文化的阶段性是人性思想的卓卓光辉。文化的杀戮性是人性私欲的文化表现。文化本身是海洋,尊重文化就是尊重历史与现实。文化的前卫与稳定是文化最突出的性能。祝好。

 

黃奕信 ∶

中國人總喜歡動不動就拿上下5000年說事。。。好像人類歷史就此定格了。。。

 

老赵 ∶

这样的类比相当模糊,中国人发明的游戏规则多了,亲起疏疏就是一大发明。

 

陈章树 ∶

学习!


luoyueheng ∶

懂得多的人自我容易膨胀,也越固执!

 

裕福成 ∶

拜读欣赏。

 

老纳 ∶

关于文化改良,是一个迫切需要关注的问题。

 

耳东 ∶

哪一种“游戏”是今天的中国人发明的?

答:规则!!!/即:"我说了算",!

  引证: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马一鹰 ∶

这个比方忒损了点。。。


宣和坊 ∶

中国人没有时间玩游戏。“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人生具来就有玩儿的天性,但后天的教育改变了大多数人,少数人也成不了气候。

中国发明最大的“游戏”是政治权谋,直到现在还影响着世界。中国人活的比较沉重。累。。。

 

王培富 ∶

西方文化是强势,这是事实,西方文化存在中国文化并不存在的价值,如自由,民主,因此中国人只能在落后时在学西方,这是一百多年以来的事实。尽管如此,但是中国文化并不是一无价值,具有西方文化并不认知的价值,因此,只能在全球语境下,寻求中国文化的新的发展出路。

这是一百年以来中国一直思考的问题。现在当代人依然不能回避。

走向世界的文化语境,认识西方,把西方的游戏规则学到家,同时融合中国文化,这或许是出路。如中国足球。

 

马一鹰 ∶

培富兄说的“在全球语境下,寻求中国文化的新的发展出路”我非常赞同,比较双方差距,走向世界的文化语境,融合中国文化,这的确有可能是出路。

顶!

 

王培富 ∶

这或许是共识。

 

马一鹰 ∶

或许中国人是玩游戏太多了也说不定〔包括政治权谋〕。呵呵。。。一直活在一种虚幻的梦想王国里。。。

 

宣和坊 ∶

中国中国足球既不是文化问题,也不是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试看北朝鲜、伊拉克等国的文化,应该怎样形容-----

 

王培富 ∶

我这里只是比喻中国文化的处境如中国足球。

 

马一鹰 ∶

培富兄的意思可能是说中国足球也应该多比较中西方的差距,多学习西方的长处,取长补短对吗?


宣和坊 ∶

即使身处纳粹集中营,足球也不一定踢不好。只要有政治信仰(那怕是盲从的),以弱胜强的例子不胜枚举。

 

马一鹰 ∶

看来中国的足球没有踢好还是因为没有动力,不够认真努力。。。。。。

 

colorful ∶

明代朱载堉发现12平均律,(发现——其意义超过发明!),但是西方国家承认的发现者是149年后的一个意大利教士,而中国人似乎也不在乎这个发现权!

 

马一鹰 ∶

十二平均律是律制的一种。目前世界上通用的把一组音(八度)分成十二个半音音程的律制,各相邻两律之间的振动数之比完全相等,亦称“十二等程律”。这种律制包括了乐音的标准音高、乐音的有关法则和规律。钢琴键盘上共有黑、白键88个,就是根据十二平均律的原理制作的。 

据杨荫浏先生考证,从历史记载看我国在音乐实践中开始应用平均律,约在公元前二世纪,但平均律理论的出现,则是1584年明代朱载堉《律学新说》问世之时。实践与理论之先后出现,其间相去1685年。

载堉的“十二平均律”理论对世界音乐理论有重大贡献。直到一百多年之后,德国音乐家威尔克迈斯特才提出了同样的理论。19世纪末,比利时音响学家马容曾按朱载育发明的这种方法时行实验,得出的结论与朱完全相同。

“新法密律”(即十二平均律)已成为人类科学史上最重要的发现之一。

学习了!敬礼!

 

huyaoliang1952 ∶

马一鹰先生很客气,给我有这样的机会。引用毛爷爷的话:[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取古、洋之精华,发扬、光大中国文化。

 

马一鹰 ∶

还是毛爷爷的话:[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说得有水平,不用掏枪拔刀。。。。。。听起来也顺耳。。。。。。通俗易懂。。。。。。

 

宣和坊 ∶

艺术家不食人间烟火很难,但不食人间烟火的艺术家不是死亡就是大师!!!

 

孙洪伟 ∶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彭朝 ∶

中国文化的致命问题,在于中国的文化并不缺少所谓的“中国制造”。真正匮乏的在于这种一鹰兄所提及的“发明”意义上的“中国创造”。不是要怀旧,当然也不是要继续的抱着古人的“形骸”,高歌我华夏传统之源远流长。而是要因地制宜的去探索出一条适合东方土壤的“中国创造”之路。

 

耳东 ∶

"你将发现,没有一种游戏是今天的中国人发明的"。

/"游戏”既然已经没有了,那剩下的也只有"规则"了.

/想"原创发明"/"规则"在那放着,,,,!!

/想"中西文化比较"./门都没有,,,.!!

 

huangfei ∶

学习!


韩鸣 ∶

發人深省。。。

 

zzbbbbbbbb ∶

拜读,深刻。

 

洪序光 ∶

扬弃是一种进步!

 

马洪文 ∶

拜读欣赏!

 

马一鹰 ∶

老兄或许太悲观了。呵呵。。。

或许将来的"规则"由我们中国人来定呢?哈哈哈。。。

 

coralhou ∶

感性思维, 知性思维, 逻辑思维是人类思维进程的三个阶段, 我们中国人仍然处在第一阶段。

西方人讲理性,逻辑思维发达,追求真理,尊重科学,而我们国人恰恰缺乏思维的逻辑性和求证性,做事太随性, 太不讲科学, 不追求真理,只求名利富贵,为了个人利益放弃真理的追求,偷换概念,混淆是非,什么事情到最后都不了了知,,这种思维模式如不加以改进,它必将妨碍中国的发展. 更谈不上什么创造。

 

文心斋主 ∶

学习!


马一鹰 ∶

刚刚看完一篇触目惊心的文章,又被您弄得触目惊心。。。。。。

http://blog.artron.net/space.php?uid=279842&do=blog&id=405387

为什么仅有面包你活不下去【转】

 

张齐民 ∶

呵呵!挺壮的文字,作者的身体不错,时间多多。哈哈!我的观点是先管好自己,做好自己才是真的。空谈肯定是误人误己的。比如说:韩东不喜欢钱锺书,那自己就拿出比钱锺书更好的东西来好了。“一、如果我们将当今世界范围所流行的一切,无论政治、经济、文化、科技、世俗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看成某种游戏,你将发现,没有一种游戏是今天的中国人发明的。”说话太过随便,难道文化大革命、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算是发明吗?好坏且不谈,之前谁做过?哈哈!总之我们大家先努力做好自己,然后再谈别的。再说钱先生活着的时候韩东干嘛去了?呵呵! 

 

马一鹰 ∶

齐民兄好!呵呵!我的观点是∶

1、自己要管好,别人说得不对的也要拿出来探讨。。。

2、韩东不喜欢钱锺书是对的,因为他以上的每一条言论对钱锺书来说都算是重重的耳光。

3、如果文化大革命也算是发明,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4、钱先生活着的时候韩东或许还没有长大,但是钱先生留下那么多言论、著作在人间,韩东在批判中学习、在学习中批判也没有什么不妥吧。哈哈哈。。。

敬礼!致谢!握手。。。

 

张齐民 ∶

〈钱锺书忿忿然起来∶有些人连中文、西文都不懂,谈得上什么比较?〉哈哈!钱先生说的多好啊。这就是说:不是不要中西文化比较,而是那些人有没有资格作这方面的比较!气的朱、钱2老要拔枪,呵呵 !我能想像当时的场面。我决不相信2位老学者连“比较”这样浅的道理都不懂,这不是很明显吗?哈哈! 又多说了两句。

 

王国宪 ∶

欣赏。。。

 

耳东 ∶

这就"更欺负人",就更"嘲笑人"了,,,"他在这等着这些"连中文、西文都不懂"的人,,,,,,,也不怕"卖柑者说"!!

 

李福林 ∶

其一

“中国人不应该满足于做一个跟进者、赶超者、状元或冠军,更高的追求是做开创者、设计者,制定规则并率先而行。”

“原创性的发明永远是最重要的”

我同意以上的说法,倡议朋友们:今天,从我做起!努力!

其二

关于两老“拔枪”的问题,确实很严重!这不能责怪两老,尤其是朱老,到他俩人的境界,已经很不容易、很努力了。这事的根源和我们目前的教育水平是有大关系的,急了没用,“拔枪”也没用,得从根本上去考虑和解决,才行。

其三

关于“游戏”的发明,我已经搞出了一个全民皆大欢喜、全民皆有利益的电脑游戏方案。目前,正苦于联系不到开发商合作的烦恼之中......借此机会,请热心肠的朋友们支持我,多提供情报与信息,找到开发商洽谈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先谢谢朋友们!

 

李克 ∶

拜读欣赏。

 

刘庸之 ∶

艺术是游戏,具体的那种游戏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断创新的游戏规则。

 

~谷鸣山~ ∶

拥护、支持。

 

彭朝 ∶

一鹰兄言之有理。

第一

所谓的艺术家不能单纯的只是去想着如何的做好这个所谓的“艺术家”。不仅仅要管好自己,对于不同的观念,主张,理论。首先就应当具备一定的“质疑”能力。如果说连这种基本的“质疑”的能力都缺失了。那还谈论什么所谓的“艺术”呢?艺术缘起于对世界的不同的观念与看法,而不仅仅只是单纯的去“表现”。更不可能是为了“再现”而去“表现”。由于表现目的的不同,也必然会产生这样或者那样的所谓的“理论”“观念”“主张”“看法”。那么对于这一系列的不同的“理论”“观念”“主张”“看法”就必然也一定会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所谓的“疑问”。质疑也就在所难免。

如若凡事都按照一套所谓的“理论”“观念”“主张”“看法”去看待,那么这种所谓的“艺术”,还能叫做“艺术”吗?这样的一家之言,还能称其为“文化”吗?值得质疑。

第二

所谓的“艺术家”,不能被某些所谓的“权威”的“姿态”所吓倒。这是一个自由表达的时代。韩东可以不喜欢钱钟书,不能因为钱钟书是“钱钟书”。那就强硬的去要求韩东转变其对于某些问题的观点。当然,钱钟书也可以不喜欢韩东。这些都是自由的。问题的关键在于,不能因为钱钟书是“钱钟书”。就去禁止人们对其所谓的“观点”进行质疑的这种“权利”。如果因为钱钟书是“钱钟书”,就不允许人们对其所谓的“个人观点”去进行质疑的话。那么这个所谓的“钱钟书”三个字,实质上就已经变成了一种无形的“实质性文化强权”。对于这种实质性文化强权之下的所谓的某些“理论观念”,那自然就更应当去质疑!

第三

所谓的“质疑”,自然是有所选择的。对于应当给予承认的所谓的“大师”的观点,理论,主张,看法。自然需要去维护,捍卫,甚至是搏杀。那么对于与此相左的,有悖于中国文化发展的某些所谓的“观点”“理论”“主张”。则亦是必然要除之而后快的。所以说,艺术家所谓的“质疑”的核心,不在于“质疑”的这句话究竟是谁说的,而关键在于这种所谓的“理论”与“观点”,是不是有利于中国文化整体性的长远发展。不利,那就应当去质疑,去推翻,甚至是将其打倒!而无所谓他究竟是谁!

仅此而已。

 

王培富 ∶

是的。

 

zhangping001 ∶

学习,思考!

 

vvvv2 ∶

田忌赛马,中国人的游戏,不是玩死别人,就是被别人玩死。呵呵。。。

 

张齐民 ∶

呵呵,一鹰兄好!非常高兴和你一起讨论问题。

我不同意韩东的观点,但我捍卫韩东以及任何人说话的自由。钱锺书不是不可以批判,但是批判人家要先看懂人家说什么。钱锺书说的话有他自己的前因后果,有他自己的能指和所指,离开人家的语境单摘出某句话批判无异于断章取义,上纲上线,与文革中的文字狱何异?人家去世了就以为可以随便打耳光,更是不厚道的行为。随便说一句,我说到“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也说了“不论好坏”,绝没有半点赞成它的意思,这句话要是单拿出来说,我岂不成了新纳粹?呵呵!

谢谢讨论!求同存异呵呵!握手握手再握手!!!

 

另外,还看到有朋友认为钱锺书的说法不利于中国文化整体的长远发展。个人认为这也是很断章取义的说法。呵呵,不好意思!这有点像一个体育教练说:“现在总有些人还没学会走就要学跑,这是不对的。我现在一听不会走的人说要跑我就想拔枪。”然后另一个人走上来说:“你说的不对,中国人如果不学跑,永远参加不了奥运会,更不要提拿金牌了。你这是扼杀中国人的体育精神。”其实后者说的话根本和前者不是一回事。硬把一句有特殊针对性的话变成一句针对整个中华文化的话来批判,肯定怎么看怎么是教练的不对。而且教练又去世了,死无对证了。不仅死无对证,而且你不跟着批判,别人还说你没有质疑精神,因为教练已经被戴上“反动权威”的高帽了。呵呵!要是没有质疑精神就不来这儿讨论了,大家说啥我说啥多好!呵呵!不是反对大家质疑啊,我只是觉得质疑要更有逻辑性。握手!说得不好,请指正。

无意中卷进了这个圈子,和大家一起讨论觉得很实在,很高兴,仿佛觉得自己年轻了许多。

 

彭朝 ∶

齐民兄好,当下的事实是,并不是钱钟书的说法不利于中国文化的长远发展。而是诸多的“断章取义”者不断地将其“断章取义”的理论,强加于钱钟书的头上。从而因其一语,就终结所谓的“比较的权利”。那么这样的一种连“比较的权利”都剥夺的所谓的“大师的理论”。难道还不应当去质疑吗?总不能因为“钱钟书说”,然后大家就都不去进行所谓的“比较”了吧?

就像老兄说的。一个权威教练说:“现在总有些人还没学会走就要学跑,这是不对的。我现在一听不会走的人说要跑我就想拔枪。”然后其他的教练,就总以为这是所谓的“权威的真理”,然后就要求所有的运动员们,部分年龄大小,一律趴在地上学习两栖动物。哪怕这些所谓的运动员们已经具备了所谓的“参加奥运会”的能力,还要继续的让他们爬行着入场。这难道不应当批判吗?难道还要继续的不去“质疑”这所谓的一句话吗?难道还要继续的爬行入场吗?那么究竟什么时候中国的运动员们才能够真正的直立行走的参加奥运会呢?总要因时而异吧?

所以说,我们所提倡的所谓的“质疑”,质疑的是兄前文所提及之“反动”。而非“权威的帽子”。质疑的是这种“妄图爬行一辈子”的错误的观点。而非对钱钟书的全面否定。中国人在世界面前早已不再是爬行的婴儿,那就不要再用这种禁锢婴儿的所谓的“保护”,来阻碍中国人的直立行走。

 

其次,在下亦赞同老兄对于韩东先生说话权利的捍卫。但是老兄有一点需要明确的是,我们的所谓的“批判与质疑”,质疑的绝非是兄前文中所提及之“单独的一句话”。我们所质疑与批判的,正是这样一种“离开人家的语境单摘出某句话的断章取义,上纲上线的言论”。钱钟书的本意是好的。可是对于这种对其“断章取义”“上纲上线”的所谓的“东西方文化无可比性”的这样一种所谓的“理解”。难道不应当批判吗?就像老兄说过的:“现在总有些人还没学会走就要学跑,这是不对的。我现在一听不会走的人说要跑我就想拔枪。”这样的一句话,本意上是对的,是为了保护。但是如果有人一直高举着这块所谓的“牌坊”而要求中国人都像两栖动物一样在世界面前爬行的时候。那么对于这种“断章取义”的质疑也就必然是在所难免的。

因此,我们的这种质疑与批判,所批判与质疑的,亦正是老兄所谓的“离开人家的语境单摘的某些断章取义,上纲上线”的那些话而已。

呵呵~~~~~~。一家之言,诚惶诚恐。望兄指正!!

问候老兄。握手!

 

马一鹰 ∶

哈哈哈。。。齐民兄真是太可爱了!

钱老的问题就是出在这里了,他太“忧国忧民”了,他以为除了他其他的人都没有比较“中西文化”的能力。

按他的逻辑,蔡元培先生不应该做北大校长,应该做私塾先生;朱镕基不应该做总理,应该做村官;因为那些私塾先生和村官水平太差,教育不好小孩,管理不了村民,要亲力亲为才行。

老人家不知道之前的中国教育是靠“民办教师”撑起来的,基层普及教育不是靠“国学大师”完成的;所以钱老没有必要担心这个问题,这问题也不是他能担心得过来的,他也没有这个权利;就算这些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懂的人再去教比他们更不懂的人,只算是基层普及教育总行了吧;还是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哪怕是所谓的“大师”!




彭朝 ∶

难道因为钱钟书的一句“我现在一听不会走的人说要跑我就想拔枪。”我们大家就都不跑了吗?

那么,请问,钱钟书凭什么就可以说“中国人都没学会走路”呢?

 

正如一鹰兄所言,钱老以为除了他其他的人都没有比较“中西文化”的能力。

实际上,这也只不过仅仅是“他以为”罢了。哈哈~~~~!以齐民兄的观点,钱老认为没有这种所谓的“资格”的人,是不应当去进行所谓的“比较”的。那么这种所谓的“比较的资格”,钱老究竟是依据什么得出来的呢?总不能因为他老人家说没有资格,中国人就都没有资格了吧?那么,再问一句大逆不道的话,钱钟书究竟有没有这种去进行东西方文化比较的资格?钱钟书是不是就有资格来否定他人对于东西方文化进行比较的权利呢?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零点·视觉设计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