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 网站首页 | 业界新闻 | 当代艺术 | 艺展当代 | 80面孔展览 | 当代艺术家 | 抽象艺术 | 在线发稿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当代艺术联盟 >> 艺展当代 >> “重识历史”——大型艺术理论研讨£作品展 >> 社会漫谈 >> 正文     
没有任何子栏目 今天是:
中国的彻底衰落始于乾隆
中国的彻底衰落始于乾隆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7-26 23:14:02  
        ★★★ 【字体:

发起人∶马一鹰
参与讨论∶伞老人 、彭朝 、李少清 、张格 、贵州福海 、think 、陶语、画坛王者、世间一凡尘、王健艺术空间、净空法师、阿苗等。
 
我个人一直认为中国的彻底衰落始于乾隆。今天看《读者》,找到了同思者、有力佐证∶
 
潘旭澜/文
 
持久、频繁的文字狱的受害者,绝不止那些被杀、关、杖、流的“罪犯”。文化

专制主义的高潮,埋葬了千百万人才的创造力。一枭独鸣的代价,是全民族的失语。

当文艺复兴后的欧洲正生机勃勃地展开产业革命,中国大地却在黑色恐怖中喘息,绝

大多数文人只能从“钦定”的故纸堆里讨生活。乾嘉学者的“成就”,其实正是这种

环境下的产物。文人的厄运,其实是中华民族的悲剧。弘历的文化专制与高压,不但

阻滞了生产力的进步,而且强化了一种极其恶劣的传统,遗害深重!加上他继续实行

封闭政策,诸如禁止制造大船出海和华侨归国,禁止内地商人越关贸易,中国社会便

与世界文明进步的潮流隔绝。

我们常说有许多世界第一,弘历的文字狱,直接间接涉及1.9亿人的命运,大约可

算一个。在人类文化史上,他的所作所为,是应当大书特书的。弘历在历史上最主要

的作用是:当地球上另一片土地上创造文明新纪元的时候,他却千方百计将差不多同

样大小的中国,装进罐头里。
   

他在“正大光明”的牌匾下坐了60年,给中国留下漫漫长夜。他个人确实是“十

全”的,中国的良知良能——尤其是创造性思维却严重伤残了。
   

他“龙驭宾天”之后,后脑勺那根长辫子还缠住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包括做惯奴

隶的读书人和文盲——虽然随着岁月的推移而逐渐减少。

 

伞老人 ∶瞄了半天总算找到一个倒霉蛋了?

马一鹰 ∶好在这个倒霉蛋不是您。。。

伞老人 ∶是我也没关系

马一鹰 ∶那是!!!!!!!!

彭朝 ∶“当地球上另一片土地上创造文明新纪元的时候,他却千方百计将差不多同样大小的中国,装进罐头里。”这样说是否有失公允?或许乾隆时期的文化专制导致了所谓“一枭的独鸣,全民族的失语。”但中国的彻底衰落向上追述应当还要早,是明朝的海禁政策断绝了东西方文化之间的交流从而间接地导致了我们固步自封的逐步衰落。(是间接而不是直接)换句话说“全民族的失语”或许可以用在弘历先生身上,但如果将中国文化的全面衰落定位为乾隆时期也许或有不妥。

中国文化的衰落不是哪一个或几个朝代就一下衰落的,中国的衰落是一个漫长的、逐步的、系统化的全面衰落。因此我们不能单纯的将其定位为某一朝代的责任。中国的衰落存在有多方面的因素,但综合而言,或许在宋元高峰期之后中国的文化就逐渐的一步一步的走向衰落了!当这种衰落在达到一定的量的时候,文化的逐步量变终于变成了中国整体性的质变。国人才忽然发现,原来中国走向了衰落,我们已经落后了!

马一鹰 ∶“中国文化的衰落不是哪一个或几个朝代就一下衰落的,中国的衰落是一个漫长的、逐步的、系统化的全面衰落。”
说得好!
确实如此!!
我的意思是虽然中国的跌宕起伏衰落史——历经了无数次,但是是乾隆下令清朝政府闭关自守,以致在这几乎与世隔绝的80年中被欧美列强全面超越,最终遭受惨痛打击。在这一点上,乾隆确实应负(导致中国的全面、彻底衰落的)主要责任!呵呵。。。

彭朝 ∶有道理,也许就像伞老人说的一样,在这个逐步的、系统化、整体的衰落过程中弘历先生刚好让我们闭关锁国了80年,而这80年恰恰是西人日新月异的80年,弘历老先生撞上了一个节点,一个衰落过程中致命的节点。于是他老人家当之无愧的要为中国文化的全面衰落负责任,称其为“倒霉蛋”也许不为过!

不过更值得我们关注的是文字狱或者是带有主导干涉意味的所谓“主流文化”对“非主流”的迫害与边缘化的行为,因为不管在哪个朝代,这种带有强制色彩的“文化正统”都必然是文化进步的致命枷锁,文化的进步最基本的原动力来源于文化圈本身不同流派,系统之间的争论,文化的禁锢行为与创造性思维本身就是思维领域的天敌。失去了文化派别之间的差异而单纯的倡导所谓的“大一统”的文化,剥夺不同文化领域的发言权从而“一言独霸”,最终都会将这一文化带入整体性的贫瘠之中,落后与衰败也将是无法避免的必然苦果。

李少清 ∶兄,我做为满洲族人、大清、满人、八旗,自有定论,历史不是谁都能说清楚的,有辉煌就有失落,这是事物的必然,奠定版图、融合民族,这是中华五千年最大的贡献。

马一鹰 ∶对不起了!!!!!!抱歉!!!!!!!!!敬礼!!!!!!!!!!!!!!!!

彭朝 ∶ 少清兄海涵,其实在下同一鹰兄所讨论之话题,仅仅是针对中国文化发展而进行的讨论。并无涵盖满清全面历史之评价。还望少清兄见谅!
在下依然还是认为,中国文化衰落之原因是复杂的,系统化的全面的衰败。并非那一朝代所致,然而满清时代之中国文化,更多的是兼收并蓄的缓慢自我进化,至于以后的“东学为体,西学为用”势必也影响着中国的文化领域。或许我们对于满清文化之讨论或有偏颇,过激之言,还望少清兄海涵!

李少清 ∶兄不要多想,我没别的意思,民族感情,请包容。问候!兄谦虚,没有别的意思。敬礼!

马一鹰 ∶感同身受!少清兄是正宗皇室后裔,此话题直指老祖宗,面对少清兄确有惭色,抱歉。。。望海涵。。。

彭朝 ∶欢迎老兄加入讨论!!

张格 ∶拜读了。

贵州福海 ∶进步是因为贫穷的驱使,堕落是因为发达的使然,在早先的历朝历代,一直看到的不是世界,而仅仅是中国的地域,所有的世界观都是以中国中原一带为中心,富裕和贫穷同样在中国大地上不集上濱、、、、、、假如,没有世界,只有中国,那你会感觉到落后吗?不会,因为那样就没有了对比,以前的中国化变成了现在的世界化。五千年的文化刚好成了发达的枷锁,让你一路难行,一个东西是世界性还是区域性,主要是范围,国画书法在少数人里流传,油画雕塑在世界范围内流传,人民币在少数地方通用,美元在全世界通用、、、、、、不管你在做什么?你都可以想象:是跟风还是在创作,是顺水漂还是逆流而上、、、、、、不要谈民族了,民族就像血肉相连的兄弟,亲了,但是心却有无限的距离,朋友可以相触,互励,共同进步,一个个贫脊的国度(如西班牙、葡萄牙)因为勇敢而曾经挑动世界的神经,一个微型的小国(荷兰)国为全部国力系一一个公司:东印度公司而影响全球,别说我们国大,却都是后来的受害者,别说我们人多,一个小小的日来就想要灭掉中国,别说我们发达,在电子世界里,没有一样真正属于自己,更加可悲的是,我们教育并不是教我们的下一代去认识自己的不足,而是一味地去复诵那些没用的东西,把以前的文化垃圾全部压在幼小的后人、、、、、、勇敢者,即是背叛者:孙中山勇敢,背叛了太后、、、、、、别去看前人,那是他们的历史,请记住:未来的历史现在正在诞生,那就是我们的今天,明天的痕迹,伟人的历史写进史册,平常人的历史写给后人、、、、、、

彭朝 ∶福海兄,您所谓之“进步是因为贫穷的驱使,堕落是因为发达的释然”。在下实不敢苟同。何谓之“贫穷”而进步?所谓“进步”其本质是系统性的整体的全面进化,一个带有浓厚地域文化色彩的国度的进步与否怎可以“贫富”二字而盖其全部?此言稍有不妥,此其一。
其二,兄之所言“区域之说”或许有一定的道理,但对于文化而言,所谓的“地域性”本身就是其存在之使然。兄之所谓的“世界”本身就是由众多“地域”所构成的。无所谓以范围而定论。所谓的中国文化的全面衰落,指的是在整体意义上的逐步的全面衰落。其本质,是这种带有地域色彩的文化在世界范围内逐步的系统化的全面的衰落。一鹰兄之观点本身就是站在全球化的文化框架内而思考的这个问题。因而无所谓兄之所言“对比”,且兄所谈论之“假如,没有世界,只有中国,那你会感觉到落后吗?”更是不可能的,因为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假如”。中国文化的全面衰落是客观的,是我们不得不去面对的既成事实,因此也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假如”之说。
其三,一鹰兄并未标榜“中国如何如何之好”的所谓“国粹主义”。反过来,实际上正是因为我们发现并承认了这种衰落的事实。因而才做此讨论。我们不仅没有继续的在夜郎国酣然睡去,而且正在积极的面对这样一种无法回避的既成的事实。实际上一鹰兄正脚踏实地的一步一步的在逐渐的探索中国绘画的新传统。因此兄之所言确有谬误!
其四,兄之所言“文化垃圾”。何谓“文化之垃圾”?中国文化之所以能够流传至今而没有淹没在滚滚的历史荒漠之中,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其特有的地域文化色彩。如果抛开世界上所有地域文化本身所具有的地域文化属性的话,我想您在这蓝色的星球上所能看见的也许就只有现存的这一种所谓的“全球化”的文化了。因此,兄之所谓的“垃圾”之中,的的确确的存在着东方文化不可或缺的独特的地域文化元素。如果您没有真正的在这一片您所谓的“垃圾之中”静心俯视的话,您是如何能够肯定那仅仅是“垃圾”而不是“灵魂”呢?对于文化而言,也许丢弃一两个糟粕或许并无大碍,可是如果不小心把“灵魂”抛弃了,谁又能够证明您所谓的“中国文化”是“中国”文化呢?
其五,所谓的文化之“勇敢”并不能仅仅是指那些敢于离经叛道的所谓“背叛者”。对于那些敢于在“背叛者”大行其道的时代中桀骜不驯的“卫道者”,其实他们所需要的勇气更是令人望而却步的。因此,在当下的中国,才会出现这样的“人人谈传统而色变”的现象。在这样一个高歌“反传统”,“离经叛道者”大行其道的时代,那些所谓的“背叛者”也不过是一群趋炎附势的蛆虫罢了,何足道耳。

李少清 ∶国人把传统走偏了,问候兄!

彭朝 ∶嘿嘿,其实咱们也只是探讨,万不可深究。老兄好!!!

马一鹰 ∶说得好!!!!!!!!!

衰落是事实!
但是对于衰落的反思,变成一种绝对的自卑、自贱,也是一种民族的悲哀。
我们曾经对号称文明、先进的西方国家抱有太多的幻想,以为他们不会野蛮到不顾最基本的道义、以为他们不会连最起码的廉耻都不要。而这种幻想,至今仍然在很多人的脑海里存在。
我们不高扬“国粹主义”、我们不继续的在夜郎国酣然睡去,但是我们应该记得、应该知道中国并不是从来就是落后的。
面对当今西方主导世界的体系,中国必须时刻表现出保护自己权利的决心和能力。

彭朝 ∶一鹰兄所言切中了中国文化领域的要害,的确是因为国人之中的某些人对于西方的“文化殖民主义”包有太多的幻想。总是幻想着在西人“包装精美”的文化馈赠之中,手拉着手的走向东西方文化在这个世界上独立并存。可惜的是这些所谓的“文明国家”殚精竭力包装之后的文化渗透的最终目的是将所谓的“东方”变成绝对的“东方”。通过“中间文化”的逐步渗透一步步的将我们变成所谓“全球化”领域的西方文化边缘衍生物。“文化的混血”策略是西人在当下所采用的最佳“蚕食策略”。通过不断的鼓励,推崇带有西化色彩的混血新生文化从而彻底改变中国文化发展进化的基因。使之在不知不觉中自以为走向了所谓的“现代化”,然后逐渐的失去其在全球范围之内的话语权从而彻底“边缘”。西人正是通过不断的在世界各个角落宣扬所谓的“现代文化”从而将各个国家,地域,民族的文化的现代化进程变成“文化的殖民进程”。可悲的是那些仍然标榜“反叛”“前卫”“摈弃传统”的所谓的“现代化的反叛者”,他们实际上在当下的中国文化现代化的进程之中充当了文化殖民主义者的马前卒,在自以为“革命者”的迷梦之中已经逐渐成为了阻碍当下中国文化发展之诟病,毒瘤。其最终的命运也不过是在历史的垃圾堆里继续的标榜“反叛”“现代”罢了!

think ∶都是历史了。

陶语 ∶统治者为求“国安”而打压一切不同政见者的后果。

画坛王者 ∶
搞艺术的连家都管不好就别当皇帝了。
 
世间一凡尘 ∶
学习。
 
王健艺术空间 ∶
敬佩一鹰兄敢跟皇上说理。你可伤了我们的自恋情了。
 
阿苗 ∶
现在有的学者认为: 中国是全世界唯一的心甘情愿放弃自己传统的国家.
马老师, 您认为呢?
 
马一鹰 ∶
我摘录央视著名主持人陈大惠专访净空法师《和谐拯救危机——中华民族到了认祖归宗的时候》的节选,希望与您及中华有识之士共享∶

一个人从孩子的时候开始,一直到生命的结束,他会不停地思考一个问题:我从哪里来?我是谁?我要到哪里去?同样,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也必须要回答这个问题,否则他就没有办法确定自己的身份和未来的发展方向。

在11年前,中国一共有九位大贤大德,包括像赵朴初老先生这样的人,共同提出了一个“016号政协提案”,在这个提案当中他们紧急呼吁中国传统思想价值观的教育。他们说:“传统思想和价值观是我们民族智慧的结晶,传统经典是民族心灵的庞大载体。这些是我们民族生存和发展的依据,是我们民族几千年来屡遭灾难而不会解体的凝聚力。如果任此文化遗产在下一代消灭,我们将是民族罪人、历史罪人。”,“大家拿着线装书不认得,对不起我们中国的列祖列宗,对不起世界人民,对不起人类。”

11年过去了,像赵朴老那些代表着民族良心的人们,纷纷离开了人世,而那个问题还放在那里。现在我们必须要拿出勇气和智慧,给出最好的答案!???????

主持人: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您老人家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时候,经历过抗战,那是您十几岁的时候,当时中国面临着亡国灭种的危险,整个的民族就没有了,大家是亡国奴,不能再做中国人了,不可以再有自己的传统。当时我们的代价那八年,当时我们中国血流成河,白骨遍野,殊死的斗争,最后我们留下来了,我们保住了我们的命脉,保住了我们做中国人的资格。

净空法师:对。

主持人:但是现在我走在街上经常要考虑这个问题,今天的国人,我们的同胞,尤其是年轻人,除了他讲汉语,他的母语是汉语,写汉字,身份证证明他是个中国人以外,怎么能证明他是华夏子孙,他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中国人,什么能证明他呢?

净空法师:如果我们的传统文化历史,要是消失了,这个民族就灭亡了,这非常可怕!政权丧失不怕,你说我们中国元朝的时候,我们的政权在蒙古人手上,但是我们的文化没有被消灭,满清入关之后,我们的政权也丧失掉了,但是我们的文化不但满清人没有消灭它,而且还大力发扬光大,最后满清也被同化了,也变成中华民族了。所以要消灭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是把它的历史文化消灭, 这个国家灵魂就没有了,剩下一个躯壳,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主持人:年轻人会说,没关系,我有钱?

净空法师:有钱没用处。有钱,你的国家保不住,而且你在国际上没有地位,你有再多的财富,人家瞧不起,不会尊敬你,换句话说说,你做人的尊严没有了,这个不是金钱能买得到的,所以这个要知道。吃到苦头之后,他已经知道了,那个后悔来不及了。

主持人:当时在抗日战争的时候,是不是大部分中国人都能感觉到这种危机呢?

净空法师:能。

净空法师:所以抗战的时候,那个士气蓬勃的时候,我们也能肯定中国不会亡。同期:为了保卫我们的国家,前线的弟兄们在出生入死地拼他们的性命。中华民族每一个钟头的安全都是前线将士们的血肉换来的。

净空法师:我曾经讲过很多次,中国的历史文化是世界人类的智慧财产,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来继承,都可以来学习,中国人不自私,没有版权所有,欢迎流通。但是毁灭中国只有中国人自己本身,本身对于祖宗的东西怀疑、抛弃,那就毁灭掉了,外面的力量是不可能的,这个是连外国人都承认的。

主持人:现在现代化高速发展,但是中国在整个世界当中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国家,比如说印度被英国殖民了两百多年,但是95%以上的人,他还有自己的信仰,他还有自己的印度教徒;新加坡他国父是李光耀,他就是用传统的儒家思想来管理、来改造、来创建新加坡的;那韩国,其他的亚洲国家,都不要再讲,现在许多学者有这么一个判断:中国已经是全世界惟一放弃自己传统文化的国家。

主持人:我们继续回顾一下这100年的历史,有一句话叫“几千年未有之巨变”,中国的历史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从1900年开始,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然后就是五四打倒“孔家店”,推翻儒家的思想,大力倡导科学和民主,再有就是内战和抗战,那么1949年之后,建国之后就是经济建设,超英赶美,物质决定精神,马克思主义思想,到后来,把一切看得见,看不见的历史传统全部都摧毁掉,从1980年到现在又是经济建设,100年基本上是这样的过程。这100年可以说有两条线在贯穿着我们的历史,一个就是我们的传统精神,极度地被摧毁,被灭亡,还有一个是科技快速地发展。从80年代一直到现在,中国已经有20年的时间,没有人再提信仰危机,大家现在被另外一种观念统治了思想:经济和利益决定一切,有钱就有了一切,这是大家普遍的观念和价值观。但是这个是从来没有过的,我们中国人没有过这样的历史,我向您请教的问题是,要建立一套新的价值体系是不是不可能,必须要重新回到中国100年前的价值体系上去?

净空法师:建立一套新的价值体系不可能。我们一定要承认,中国五千年来,我们的智慧能够超过它吗?有,真的可以,超过孔子,超过孟子,超过老子,超过释迦牟尼佛,行!你不能超过,你就要学他们的东西。如果是一个大圣人,出现于世,决定是爱世人的。上帝是爱世人的,上帝没有杀世人,没有恨世人的,没有。所以圣贤的教育总而言之一句,就是一个字“爱”,世界上所有的宗教也是共同的一个核心,就是“爱”。所以我团结宗教,我有信心,为什么?每个宗教的经典都是讲爱人,没有讲恨人。

主持人:要建立一个新的价值体系的话,代价非常高。

净空法师:主要是他们没有能够找到人性的和谐,你要随顺人性才行,你要违反人性,搞一套新的安进去,就说你的心脏,你原来是好的,现在把它拿掉,给你安一个人工心脏,这个是不正常的,这是非常困难的,而且肯定失败。

主持人:代价很高。

净空法师:代价高,最后失败,决定做不到。人性是什么?人性就是伦理,哪一个不希望父子和睦,兄弟友爱呢?人与人之间能够有真情往来呢?谁愿意骗人?谁愿意去干损人利己的事情?这都是昧着良心,做了这些坏事,晚上睡觉良心也不安。这个才叫作真理。

主持人:我们来看看中国的历史,几千年来,统治阶层把我们这个民族一脉相承的价值观彻底地断绝,抛弃,或者是否定掉,只有几次,我给您读一下:最早是秦始皇,焚书坑儒,独尊法家,把孔孟断绝掉了,几十年就亡国了。后来还有元朝,蒙古人统治中国,不相信儒家这一套,也是一百多年就结束了。最后一次的政府行为,是“文革”,只有10年的时间,彻底把中国传统东西,从思想、精神,全部都毁灭掉。两千多年来的历史,是不是能够证明任何执政者,任何决策人,不管什么党派,什么信仰,必须也只能服从于这条中国传统命脉,否则的话,很麻烦?

净空法师:因为它这是自然的,人一定要服从自然。违背自然,想找一套东西来代替自然,那是非常不容易的。你比如今天的科学技术它就要违背自然,要代替自然,要征服自然,那么到最后的代价就是整个地球毁灭。我在外国看科学报告,它说地球上这种事情已经有过几次,我们前面一次就是亚特兰蒂斯,那个时候的科学技术发展,比现在还进步,那个时候的能源是从太空取来的,飞机、轮船,用太空当中的能源,没有污染物,没有声音。那么人类也是相信有科学,可以征服自然,到最后整个大陆沉到海底,大西洋。那个地方原来叫大西国,所以沉下去叫大西洋。现在这个地球上科技发展的情况,又类似跟那个情景差不多,到达那个点的时候,这个地球地壳一定产生变化。

主持人:那么有人就会问您这个问题,说这个地壳的变化,海水的变化,这个跟道德有什么关系吗?

净空法师:有关系,就是那个水实验里面讲的。为什么?物质是从人心改变的:我们肉体是物质,我们人心善良,可以把我们生病的细胞恢复正常,所以意念来治病最高明的。

主持人:按照您这种方法来治国,来与人相处的话,那个地壳会改变。

净空法师:会改变,会恢复正常。

主持人:说到教育的问题,还要先谈认祖归宗,有一句话叫作“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些传统思想,都是由那些古圣先贤,两千多年之前传承下来的,但是他们都在封建社会里,都在封建制度下,那么现在要认祖归宗,怎么个认法?

净空法师:人一定是有个源头的,你看现在旅居在海外多年的,都要回国来寻根,那我们老祖宗过去那个时代,他那个社会就是那种形态,社会可以不断地变革,但是变革之后,以前的都不承认,那你就连祖宗都不要了,那不就是这样的吗?这几千年来,传统就这么下来的,那你不要,行。你有没有一套新的东西能超过祖先,尤其是中国的祖先?

说实在话,我对于现在这个政治,君主也好,民主也好,独裁也好,我认为那都没有什么关系,关系最重要的,是孔子说得好,“人存政举,人亡政息”,最重要的是道德,这个人能够爱人,能够诚心诚意为人民服务,君主也好,民主也好,人民都享福,如果这个人自私自利,只顾自己,不顾别人死活,他做君主也坏,做民主也坏,这不大家都看到了吗?那现在这个民主时代,要严格地再去细细观察历史,现代人的幸福能不能跟过去比?过去人生活在伦理道德的社会当中,生活在诗情画意中,现在人过的不是人的生活了。

我们要不要祖先?回过头来说,我们人要不要父母?不要祖先,就可以不要父母,你父母养这个孩子,将来以后他不要你。

主持人:在逻辑上能推得出来吗?

净空法师:是啊,你说这个认祖归宗是天下大治、幸福美满惟一的一条生路,你连祖宗都不要了,父母都不要了,你连禽兽都不如啊!你要想过一个幸福美满的生活那是在做梦。今天这个世界,我们不谈中国,看外国,我在外国住的时候久。你看他们拥有财富的,拥有地位的,不快乐,不幸福!所以这些问题就出来了,欧美科技先进的国家,现在已经走到尽头了,已经走不通了,什么问题都出来了,所以要到东方来“寻宝”,到中国,到印度,绝不是找现在的中国,现在的印度,他要找古老的中国,古老的印度,我们不认祖归宗,他们向我们祖宗来求智慧,来求解决问题的方法。

主持人:您知道亚太很多国家,都是遵从儒家的传统教育治国安邦,那是把我们的老祖宗认走了。

净空法师:对,不错。我们不要,人家继承,因为文化实在讲是不分国界的,是没有界线的。

主持人:但是,最该认的是我们自己?

净空法师:就是讲,我们自己不要,别人要啊!别人要了之后,就归他了,哪个要我就到哪里去,那是我们的老祖宗,他要认我们的老祖宗做祖宗,他就是炎黄子孙,那我也是炎黄子孙,当然能够和睦相处。这是目前的现象。

所以在中国古时候,任何人在帝制之下,这个帝王政权掌握之后,第一桩大事情,是祭太庙,提倡孝道,不忘祖宗之德,你今天的富贵从哪里来?祖宗累积的德行,你在享受。你得到这个地位的,得到这个富贵了,把祖宗忘记掉,那么你享受这个富贵,没有几天就完了。

〔净空法师俗名徐业鸿,弘法高僧。1927年2月15日生于安徽省庐江县,幼居福建建瓯。1949年赴台湾,先后追随一代大哲方东美教授、藏传高僧章嘉呼图克图及佛学大家李炳南老居士十三年,学习经史哲学以及佛法,获得深刻启发,不仅熟通佛教各派经论,对于儒学、道家和伊斯兰教等其他宗教学说,也广泛涉猎。于众多典籍中,对佛教净土宗着力最多,成就也最为辉煌。〕
 
阿苗 ∶
马老师, 我曾在一成都著名历史景点, 看到一群外国游人, 他们正在专心地听导游讲三国史, 再一看, 导游也是黄头发, 白皮肤的外国人.
 
马一鹰 ∶
我根据您的问题,发布了中国是全世界唯一的心甘情愿放弃自己传统的国家 http://blog.artron.net/space.php?uid=212618&do=blog&id=348784 话题,请指正。。。。。。

您说的这个现象其实还有很多。例如∶郑州文庙20多名美国大学生向孔子行五拜礼;外国人以灵活使用筷子而深感自豪,对中国以月圆月缺计算出来的新年怎样过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现在,分布在全世界的孔子学院有近100家之多,莱顿大学有个汉学研究中心,里面的专家学者个个都是中国通,大谈太极、功夫、书法、茶道,包括周易中的应用术数,风水、奇门遁甲。。。。。。等等。。。。。。
 
阿苗 ∶
所以您说 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幸 还是 不幸呢?
 
马一鹰 ∶
我认为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幸!随着中国全方位的崛起,来学习、研究、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外国人应该会越来越多。。。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零点·视觉设计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