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业界新闻 | 当代艺术 | 艺展当代 | 80面孔展览 | 当代艺术家 | 抽象艺术 | 在线发稿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当代艺术联盟 >> 艺展当代 >> “重识历史”——大型艺术理论研讨£作品展 >> 社会漫谈 >> 正文     
没有任何子栏目 今天是:
陈丹青∶要艺术家拯救社会,是大不幸
陈丹青∶要艺术家拯救社会,是大不幸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7-26 23:22:48  
        ★★★ 【字体:

发起人∶马一鹰
参与讨论∶刘扬油画、漱墨春秋、misslulu、天乙、文心斋主、台湾小玉、窥陶、youhualiu、画坛王者、巴山虎、欧阳筑辉、黑羊、彭朝、hsyeung、结构、张格、孙克义、周一峰等。

陈丹青/言论

1、“谈论艺术的氛围,早就丧失了;我们现在的问题,是没有鲁迅时期的语境”。

2、“中国自‘五四’前后创办艺术学院迄今,八十多年过去了,我们的艺术学院从未像今天这样臃肿庞大,像今天这样充斥办学的教条”。

3、“艺术学院外语考试的苛政实施有年,贻害众生,实已积重难返”。

4、“其实在批评教育的时候,我也有虚伪的一面,我只对政治英语开炮,如果在其他方面再作批评的话,就要得罪我得很多朋友和老师”。

5、尽管陈丹青的批评和出走,赢得了不少的喝彩,但他所批评的制度,并没有发生任何实质地变化,英语和政治成绩依然是入学的重要考核标准。“这个问题之所以是问题,主要在于领导水平,很多大学的领导不懂美术教学的规律”。

6、招生制度的问题,依然是大学教育的病症,不过,对于在陈丹青递交辞职信的四年后进入中央美术学院的徐冰而言,“商业体制比学院体制更残酷和更窄小,艺术的空间更小”,进入学院反而成为了“权益之计”。

7、离开学院后的陈丹青,在上海艺博画廊举办了他近年来的最后一个个展:“感觉记忆”艺术展,自此,陈丹青的展览记录到此嘎然而止。画家陈丹青成为谈论鲁迅的“专家”和畅销书作家,继《退步集》出版后,《退步集续编》、《荒废集》等书也相继在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8、在2007年《纽约琐记》的修订序言中,陈丹青解释自己由“画”到“写”的转变时说,“二十多年前,我蓬头垢面去纽约,自信为了艺术,是《纽约琐记》通知我,假如内心的经验欲以言说,可以试着写写”。

9、“在绘画里,我只做到了结束‘文革’,但用写实的笔触去描述当下,我做不到,因为我意识到自我的断层”。

10、“F4”等艺术家成为市场明星,当代艺术的流寇状态发生了改变。“我为什么要办个展?画画是为了办展览吗?我确实无意谈论艺术。我在这里看见的艺术,背后都是别的事情,出于别的原因。诚实的,有兴味地谈论艺术的氛围,早就丧失了。”陈丹青对南方都市报记者说。

11、在2009年年底的参加中国当代艺术院的挂牌仪式时,陈丹青对于当代艺术的“招安”问题,以直言伤害了不少前卫好汉,陈丹青说,“不管怎么样,都不要把自已的锐气灭掉,不要让自己慢慢变蔫了,我希望大家能一直玩下去”。

12、“平心而论,过去二十年,中国式的当代艺术有效拓展了表达的方式与空间”,在陈丹青看来,“中国当代艺术与体制的关系,只能是目前我们看见的那样,混在一起玩玩,彼此利用,彼此涂抹,分享一些好处。我们需要时间,别指望它会像欧美国家那般自由而独立。”

13、“我现在不愿仅只谈艺术,因这话题似乎愈形狭窄贫薄——在所谓风格、手法、主义、观念的背后,我认为还有别的话题在:我们为什么要来画画?所谓‘艺术家’是怎样的‘人’?这种‘人’在今天的文化环境中究竟是哪种角色……”在《纽约琐记》中将其作为自己的文章很少瞄准艺术的一个原因。

14、陈丹青并不认为自己就从此成为了“公共知识分子”,可以拥有拯救社会的能力。“如果公众居然期待艺术家来改变现状,那是社会的大不幸”,陈丹青说。

15、“没有理想,但有梦——言论自由”。

点评 ∶

刘扬油画 2010-07-04 13:29
艺术家只是艺术家,没有拯救社会的使命。这个社会也不是我辈能拯救得了的。
 
漱墨春秋 2010-07-04 14:34
刘扬油画: 艺术家只是艺术家,没有拯救社会的使命。这个社会也不是我辈能拯救得了的。然。
 
misslulu 2010-07-04 15:15
"艺术就是借口,在不断的行动中,逃离虚无"
 
马一鹰 2010-07-04 16:19
用东方的禅宗与世俗的化的整体性来对人本身的有限性的宿命与孤独做一些调和。。。
波德里亚说,“对终止生命的选择,是实现自由的唯一可能。”
而我们必然活着。
受益。。。谢谢。。。
 
天乙 2010-07-04 16:33
要工人农民歌唱家电影家雕塑家书法家哲学家经济学家文化学家社会学家医学家教育家理发师工程师美容师。。。。。。拯救社会,是不是大不幸呢?也是。因而,谁都没有责任拯救社会,也不能拯救社会,为了幸运,还是各自保全,拯救社会的事情还是让美国人去做吧。
 
马一鹰 2010-07-04 16:40
天乙兄这分明是抬杠!不过很高兴听到您如此声音,这是一种正面教育!
对所有的工人农民歌唱家电影家雕塑家书法家哲学家经济学家文化学家社会学家医学家教育家理发师工程师美容师。。。。。。都是一个很好的教育!
如果人人都有天乙兄这样的见地、觉悟、责任、呐喊,去他妈的美国鬼子绝对没有市场!。。。。。。
其实我知道陈丹青也和您一样是抬杠,说的气话。。。。。。
好!感谢!力挺!
 
天不兴亡匹夫有责!
 
窥陶 2010-07-04 17:04
这个问题之所以是问题,主要在于领导水平,很多大学的领导不懂美术教学的规律”。
大学领导算个屁,就是弄个画画的人当大学校长也奈何不得,是最最上头的事~~
 
文心斋主 2010-07-05 01:15
林肯"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而是问你为国家做了什么?"
 
马一鹰 2010-07-05 01:26
您说错了!这句话不是出自林肯,而是出自肯尼迪的就职演说,您拿出肯尼迪的话来这里说其实并不是很合适,这句话是肯尼迪自己问自己的,他也确实需要好好地问问自己∶我为国家做了什么?!
 
台湾小玉 2010-07-05 01:21
小玉來学习!
 
窥陶 2010-07-05 08:29
在陈丹青看来,“中国当代艺术与体制的关系,只能是目前我们看见的那样,混在一起玩玩,彼此利用,彼此涂抹,分享一些好处。我们需要时间,别指望它会像欧美国家那般自由而独立。”
陈先生说的极是——欧美那么自由和独立,自己何必跑回来弄艺术?你不是自找苦吃吗?。。。。。是被虐狂还是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般的气概使然呢?弄不懂。。。。
 
马一鹰 2010-07-05 15:59
我相信“欧美国家有其自由而独立”的一面,但肯定也会存在非常严重的弊端,这就是吴冠中先生为什么回国的原因,我们不必去追究二位先生为什么回国,二位先生的回国对中国美术的发展、振兴具有异常重要的意义,假如没有二位先生如“哲学乌鸦”般的刺耳之声,中国的美术界〔文艺界〕可能会更加地象“死一般的寂静”、“象死一般的一统”、“象瘤一般地扩散”。。。。。。
 
窥陶 2010-07-05 16:15
同意你的观点~~同样欣赏吴、陈二位先生的“刺耳之声”,只是陈先生作为“公共知识分子”而发声的时候,不同的“刺耳之音”肯定与之相随。人只有自知斤两而后可量人。。。
 
youhualiu 2010-07-05 08:55
一:社会是巨大的混沌体系,我们现在的不完美不是任何独立体系可以改善的。就绘画本身来说,个体艺术家把自己的艺术钻研完善到极致,就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就会发挥真善美的力量影响社会。二:我相信美国文化是对世界和中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我们的国名叫‘共和’我们的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 。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无处不在都有欧美文化的影响。我们将来的完善和进步也需要更真实本质的欧美文化。
 
画坛王者 2010-07-05 11:18
艺术家能否拯救自己……
 
巴山虎 2010-07-05 14:14
一楼的刘扬. 你抢沙发. 说混话...艺术家就该是戏子吗
本来...还有二十年. 我中华就可有文明章法制宪共和希望.......
唉....啥样的混混有啥样的市风与衙门.
 
欧阳筑辉 2010-07-05 14:24
任何公民都有责任为社会的进步出一点力,如果都在逃避,那么每个人都有可能是这个社会的牺牲品,艺术家的责任责无旁贷。
 
黑羊 2010-07-05 16:04
思考。。。
 
彭朝 2010-07-05 18:44
拜读!
 
hsyeung 2010-07-05 23:26
马一鹰: 天不兴亡匹夫有责!十分!,顶!项!顶!
要求艺术家去的拯救社会,那麽其他人去了那里?
不但是过份,亦近于荒唐!
杨希雪
 
马一鹰 2010-07-05 23:29
其实其他人都在,或许大家都活得很好的,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艺术家敏感一点罢了。您觉得呢?
 
hsyeung 2010-07-05 23:32
马一鹰: 天不兴亡匹夫有责!
对!单单要求搞艺术的人去拯救社会,既不合理,亦近于荒唐!中外历史有例吗?
杨希雪
 
马一鹰 2010-07-05 23:36
艺术家、思想家、学者或许从来只能充当一个“呐喊者”,不过这个“呐喊者”的作用也是不能低估的,您说呢?
 
hsyeung 2010-07-06 00:31
马一鹰:艺术家、思想家、学者或许从来只能充当一个“呐喊者”,不过这个“呐喊者”的作用也是不能低估的,您说呢?
呐喊者是需要的,他们是属于先知先觉的那一类,相对于强权的大环境来说,也祗能是黑夜中的明灯一样,仅能带给失望的人们一点希望,但与大地重新大放光明还远呢!鲁迅所能起的作用也祗能止于呐喊!他并不可能摧毁他的旧政权!正所谓秀才遇着兵,怎麽办?
杨希雪
 
结构 2010-07-06 11:57
这不是一个什么专业或职业,也并非与谁无关,所以凡是仅指望别人去拯救的,都有点那个啥。
只有你想不想改变什么的问题,哪怕只是说一句“草泥马”,没有应该归谁去改变的问题,哪怕是当总统。
 
张格 2010-07-07 10:03
拜读!学习!
 
孙克义 2010-07-10 11:28
越位就是犯规,如果每个行业的人都各尽职责做好自己的事,社会是不需要拯救的.
 
周一峰 2010-07-11 18:55
拯救的是一种愿望!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零点·视觉设计

    点击